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千千小說 > 三界勞改局 > 三界勞改局最新章節 > 第55章 掃與畫【求收藏求推薦票】

三界勞改局 第55章 掃與畫【求收藏求推薦票】


    余會非沒回答,而是回去找到了那本破書,大家仔細的研究了一下里面的條款。

    結果卻是,不能!

    每個人入住九樓,一周內,最多住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過后,必須離開,一周后才能再次入!

    這是規矩!

    想要改變,需要余會非提高權限才行。

    余會非揉揉眉心道:“什么都要權限,難怪陸壓窮的跟狗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過規矩就是規矩,余會非也沒辦法。

    只能琢磨著如何提升權限了……

    牛頭道:“這里說的是功績,可是你一個牢頭,怎么弄功績?難道要我們越獄,你把我們抓回來,才算功績?”

    馬面道:“那咱兩估計直接被扔十八層地獄去了……再弄不好,弄上天庭來個斬鬼刀,直接就是御膳房的一盤菜拉!”

    余會非揮揮手道:“這不行!

    牛頭和馬面同時叫道:“那肯定不行!”

    然后兩貨對望一眼,嘿嘿道:“要不讓黑白無常試試?”

    余會非:“@#¥……”

    憋了半天,余會非道:“你們還真是好兄弟!”

    “必須的啊!迸n^和馬面叫道。

    余會非懶得搭理這兩貨……

    功績很難弄,但是功德應該還是有方向的。

    功德,不就是做好事么?

    余會非按照上面的介紹,拿出自己的九樓令牌,意念一動,令牌化為一本書,翻到了公德頁面。

    功德:11

    余會非定時愣住了:“我怎么有功德了?”

    牛頭湊了過來,道:“你最近干啥了?”

    余會非搖頭,他雖然打了流氓,坑了狗哥,但是這都是解決自己麻煩。而且人家也是登門要債,收拾他們絕對不會有什么功德可言。

    馬面道:“后面有詳細按鈕!

    余會非點了一下詳細,結果……

    “打掃墓地,干凈,功德+1

    打掃墓地,干凈,功德+1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掃墓地,很干凈,功德+2!”

    一連十條,最后一條尤其醒目!

    余會非摸摸下巴道:“打掃墓地竟然還有功德?”

    幾乎是同時,一個掃把被牛頭塞到了余會非的手里。

    余會非還沒說話呢,馬面推著余會非就往外走,一邊走一邊道:“這里靈氣太足了,你待久了會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去吧,好好干活,打掃墓地去吧!

    加油!

    么么噠!”

    余會非想停下來說什么,奈何,馬面的力氣雖然不如牛頭,但是和余會非比起來,那就是卡車和小雞崽子的區別!

    余會非根本無力反抗,直接被那貨給推出去了!

    站在樓道里,余會非仰頭看著棚頂,罵道:“你妹夫!這里誰是boss?”

    雖然嘴里不甘心,但是余會非為了功德,為了早日能夠升級權限,賺更多的錢,改善伙食,還是拎著掃把沖向了墓地。

    于是,余會非一手拎著個水桶,水桶里裝滿了水和抹布,一手拿著掃把,就施施然的來到了前院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已經畫完畫開始收攤的眾人,轉身就從側門進了墓園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可離眼睛一亮,問道:“老板,你那門通向哪里?”

    余會非淡淡的扔下一句:“墳地!

    正如之前所說的,墓園里除了人為的修建了墓地和一些方便人們走動的甬道之外,其余的地方根本沒有大改動。尤其是那些上了年頭的老樹,一顆都沒動過。

    這里楓樹很多,入了秋之后,秋風一吹,葉子一片片的黃的黃,紅的紅,隨風飄落。

    弄得墓園子里,一天不掃就堆積了很多樹葉。

    重點是,余會非前面掃后面就跟著落下來了……

    余會非看著那些落葉,忍不住嘀咕著:“小時候來這墓園子的時候,都只有很少的落葉,沒這么多!這是欺負人吧?”

    不過仔細想想,他爺爺余愛國幾乎每天都守在這里。不管余會非什么時候來,房子里永遠是空的,墓園子里,總有一個蒼老的身影揮舞著掃把,在那掃著……

    想到爺爺,余會非的心也有所觸動,原本掃落葉浮躁的心也跟著平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余會非不再想那些雜念,安靜的揮舞著掃把,學著記憶中爺爺的樣子,將一片片葉子掃開……

    他渾然沒有發現,側門處,一張好奇的小臉探了出來,看著余會非的身影,一雙大眼睛雪亮。

    隨后一個畫架子支在了那里,小手拿著畫筆快速的勾勒了起來。

    來人正是柳歆!

    此時此刻,柳歆帶著一個兔子耳朵的帽子,坐在馬扎上,無比用心、認真的看著掃地的余會非。

    余會非則無比認真的掃著地。

    兩人都沒有多余的話,甚至余會非都不知道有人來了,二者就這么安靜的……

    他掃他的落葉,她畫他為畫卷。

    秋風起,紅葉飄落,一塊塊白色的墓碑旁,一身紅袍的余會非仿佛真的融入到了這片景色當中。

    崔玨最先看到了柳歆,不過沒說什么,反而微微一笑,給柳歆邊上的水壺里加了一壺的熱水。

    而柳歆竟然渾然不察,顯然是太投入了。

    至于可離和劉壯,兩個人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,顯然畫了一天的畫,兩人也累了。

    后院,牛頭馬面賊溜溜的趴在墻頭上,探頭探腦的,不停的對著崔玨努嘴。

    崔玨走了過去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牛頭指著肚皮道:“餓啊,現在有錢了,讓小魚趕緊弄吃的去啊!

    崔玨輕笑道:“估計難了,他現在在打掃墓園子呢!

    聽到這話,牛頭和馬面的臉都綠了,早知道他們不忽悠余會非去掃墓園子,先去買菜了。

    馬面道:“他一個人得掃多久?要不,我們去幫忙?”

    崔玨搖頭道:“別去,有客人也在墓園里,你們去了不好!

    牛頭馬面急的抓耳撓腮,然后看了一眼帶著面具的黑白無常道:“你們哥倆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黑白無常搖頭道:“不去,黑白無常掃墳頭,不吉利,我們就算愿意,人家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別到時候,功德沒賺到,還搭進去個罪加一等!

    牛頭馬面,一陣無語。

    不能去,那就只能等著了。

    于是,后院,牛頭馬面、黑白無常,外加一個崔玨,坐在那,肚子咕嚕嚕的響著,然后一口一口的喝著水,努力的讓自己肚子里有點東西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

捕鱼游戏中心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