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重生之寵妾要上天 第822章 命案


    看著管家的背影,柴傾城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,然后抬頭對上了朗一前輩的目光,眉頭蹙起,開口說道:“若是按照昨夜打探而來的消息,青蓮戒很可能有著別的作用……”說著,柴傾城頓了頓,繼續說道:“前輩,我們或許該做打算了,若是那史可朗真的要用青蓮戒做壞事,我們要怎么坐視不理?”

    朗一前輩自然也知道這件事里面的利害關系,看了柴傾城一眼,點了點頭,“放心吧,我早就在那史可朗身邊布下了眼線,明日便會有消息了!

    說著,他猛地眼神一變,低聲說道:“如今最為最為重要的事情,是將朗府的奸細給揪出來!

    柴傾城與蕭景瑞相視了一眼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內憂不解,如何解外患的道理他們都懂。

    “大哥,這是什么意思?我們朗府中有奸細?”

    朗二聽得云里霧里的,抬頭看向自己的大哥,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朗一抬頭看了他一眼,什么也沒說,只是伸手在他肩膀上怕了拍,安慰道:“朗二,今日你做的那個贗品極好,被史可朗發現,并不是你的問題!

    說完,便朝著里面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去干什么?”朗二轉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向父親告罪!崩室磺拜咁^也不回地朝著祠堂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柴傾城和蕭景瑞兩人皆是搖了搖頭,嘆了口氣,轉頭對著朗二開口說道:“前輩,讓大家都散了吧!

    今日這一番布置算是白費了。

    午后,朗府后院。

    “傾城,快出來!

    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柴傾城一愣,那是錢寧的聲音,她連忙披上外衣朝著外面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柴傾城剛剛打開門,錢寧的身影便出現在自己門前。

    還未等錢寧回答,柴傾城便自己找到了答案,越過錢寧的腦袋,她看到了停放在后院中央的一具用白色的粗布蒙起來的尸體。

    尸體?

    她似乎猛地反應過來了什么,連忙朝著那尸體處走了過去,此刻在那尸體旁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。

    朗一前輩站在最前面,在他面前整整齊齊站著的皆是后院中的丫鬟和小廝。

    “是誰發現的?”

    朗一前輩的目光從眾人面上掃了過去,然后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小廝,大約三十來歲,小心翼翼地從人群中走了出來,垂著腦袋,開口說道:“啟稟老爺,是小的!

    “在哪里發現的?”

    那小廝指了指距這里不遠處的一口小池塘,那是朗府里專門用來存放新鮮魚蝦特意挖的小池塘。

    柴傾城幾人朝著那口小池塘看了一眼,然后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回話的小廝。

    “昨日最后一個見到死者的人是誰?”

    朗一前輩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    “是奴婢!

    一個穿著灰綠色衣裙的小丫鬟戰戰兢兢地走了出來,怯生生地開口說道:“啟稟老爺,昨夜,奴婢正睡得昏昏沉沉額時候,便聽到翠環絮絮叨叨地起了夜,說自己內急。誰知道到了早晨還沒有回來!

    “昨夜

    大約是什么時辰?”

    那小丫鬟蹙眉想了想,隨即認真說道:“大約是子時了!

    朗一前輩目光一變,轉頭對上了柴傾城和蕭景瑞,三人皆是面色一沉,子時,那正好是那枚飛鏢潛入朗家的時候。

    莫非?

    柴傾城心中暗自猜測道:難道是那個刺客來不及逃走的時候,不小心撞上了一個半夜出來上恭房的冒失小丫鬟,為了隱瞞自己的行蹤,因此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這一切還只是自己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來人,把白布揭開!崩室磺拜叺穆曇粼俣软懫。

    立刻有兩個膽大的小廝走上前去,一左一右,徑直將尸體上蒙著的白布給揭了下來。

    周圍立刻響起了抽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柴傾城蹙起眉頭,朝著那邊看了一眼,那具尸體全身發白,被水泡地發脹,幾乎沒有辦法看出來一個人體的原來模樣。

    只能從衣著來看,大約是個年輕的女子,然而面部看起來完全是沒有任何特征了,一雙看起來毫無生氣的眼珠子被泡得發脹的臉龐給擠了進去,只留下兩條深深的縫隙,依稀能看到里面漆黑色的瞳仁,四肢腫大地幾乎要撐破外面包裹著的皮膚,若是仔細觀察,或許能看到那被水泡得發白的皮膚上深深淺淺的裂紋。

    等等?那是什么?

    柴傾城忽然呆住了,朝著前面看了過去,只見就在那具尸體的腿上竟然赫然出現了許許細細密密的紅色斑點,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。

    柴傾城一愣,朝著那邊看了一眼,徑直走到朗一前輩面前,對著那人開口說道:“前輩,那是什么?”說著柴傾城伸出手來,朝著那具女尸的大腿部位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朗一前輩原本站在眾人面前,此刻聽到柴傾城這樣說著,不由得便是一愣,順著柴傾城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,然后微微瞇起了眼睛,很明顯他也看到了那具尸體上面的異樣,上前一步,低下頭去,俯身在那尸體的大腿部位看了一眼,然后蹙起眉頭,抬頭越過柴傾城,朝著站在一旁的朗二前輩一眼,然后對著那人招了招手,示意他朝著這邊前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朗二一愣,不敢相信地伸手指了指自己,然后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對,你快過來看看,這是什么?”朗一前輩有些無奈,對著朗二嘆了口氣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朗二前輩連忙上前來,走到朗一前輩面前,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,目光便落在了地上那具女尸的大腿部位,整個大腿處裸露出來的肌膚都呈現出一種十分病態的蒼白顏色。

    朗二有些膽小,此刻看到了那死人的臉,幾乎要暈厥過去,還好柴傾城眼疾手快上去扶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沒事吧!辈駜A城看著朗二前輩有些蒼白的臉色開口問道。朗二搖了搖頭,然后轉頭對上了柴傾城的目光,忽然間只覺得一股力量涌上了心頭。

    這可是自己的妹妹,怎么能在妹妹面前丟臉呢?

    朗二前輩這樣想著,強撐著站起身來,朝著身后的柴傾城看了一眼,腰桿子忽然間直了起來,像是有一根無形的搟面杖插到了他的腰桿子上一樣。

    隨即,緩緩蹲下,強忍著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不適,朝著那死尸的大腿部位看了一眼,然而就是這一眼

    ,讓他瞬間忘記了那死尸的可怕性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朗二前輩忽然開口說道。柴傾城和朗一前輩皆是一愣,隨即低下頭朝著朗二前輩和那具死尸看了過去,當看到朗二前輩朝著那死尸的大腿部位仔細看著,并且還像是完全克服了恐懼的樣子,伸出手去,在那死尸的皮膚上按了按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朗二前輩緩緩將手收了回來,自言自語道。

    柴傾城一愣,開口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朗二前輩緩緩站起身來,朝著柴傾城這邊看了過來,眉頭緊蹙,似乎是十分疑惑的樣子,有些不敢置信地朝著朗一看了一眼,仿佛是不敢相信似的,又低下頭去,朝著那人那邊看了一眼,許久之后,才緩緩開口說道:“若是我沒看錯的話,那是蠱術!

    “蠱術?”

    柴傾城一愣,回頭看了一眼,見蕭景瑞緩緩從遠處走了過來,徑直停在了自己身后,然后直直看向那具尸體。

    “什么蠱術?”

    蕭景瑞似乎十分感興趣的樣子,對著朗二前輩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叫噬心蠱,是我們朗家的一種十分特殊的蠱術,原本我以為已經失傳了多年了,沒想到現在又重新出現了!

    朗二前輩嘆了口氣,目光深沉地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噬心蠱?”

    柴傾城和蕭景瑞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,一齊朝著朗一前輩那邊看了過去,然后又不約而同朝著朗二前輩那邊也看了一煙,見面前的兩位前輩皆是一臉的沉重,似乎是有些難言之隱,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最終還是柴傾城上前一步,開口打破了沉默,抬頭對上了朗二前輩的目光,開口問道:“大哥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朗二前輩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默默嘆了口氣,再也沒有以往的活力,現在看起來甚至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云南之地最出名的除了草藥之外,還有蠱術,整個云南的蠱師大約就有幾千人,這蠱術原本是先祖發現的一種可以用來輔助治療的手段,可是后來漸漸的……”

    朗二前輩似乎想起了往事,默默在心中嘆了口氣,開口繼續說道:“有那有心之人發現蠱術可以用來控制人心,甚至做成毒,來要人性命,因此開始在暗中研究一寫十分黑暗的蠱術!闭f著,對著柴傾城和蕭景瑞二人指了指那個死者,說道:“這噬心蠱就是其中的一種較為厲害的蠱術,可取人性命于無形之中,是那些毒師慣常用的一種蠱!

    “可是最終包不住火,有那邪惡的毒師用噬心蠱害人被先祖發現了,因此先祖大發雷霆,秘密處置了一批會用噬心蠱的毒師,從此之后,這噬心蠱便失傳了,沒想到……”他嘆了口氣,“今日卻又出現了!

    柴傾城抬頭看了蕭景瑞一眼,然后又轉頭過去,直直對上了朗二前輩的目光,開口問道:“大哥的意思是如今這世上已經沒有人會用這噬心蠱了?”

    朗二點了點頭,隨即又朝著那尸體看了一眼,在心中默默搖了搖頭,開口說道:“恐怕不知道是誰得到了噬心蠱的秘方,又出來害人了,可……”朗二前輩看了一眼那死去的無辜的小丫鬟,微微嘆了口氣,低聲說道,聲音中帶著些不解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

捕鱼游戏中心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