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
三國之蜀漢中興 第1785章 長亭論道


    長亭之中叔侄二人對座,早已準備了涼茶飯食,還有一些瓜果,在這燥熱的秋日正合胃口。

    劉諶喝茶潤潤喉,一邊思索著劉封的問題,言道:“鹿生性溫順,食草而生,常為肉食者所獵,鹿死誰手惟強者得之!正所謂成王敗寇,莫非是指江山為強者居之?”

    “陛下之言不差!”劉封點頭道,“昔日桓靈時期,外戚宦官弄權,橫征暴斂,朝堂大亂,才讓董卓等賊有可乘之機,致使天下大亂,諸侯并起,逐鹿中原,曹氏獨樹一幟,篡位立國,實力強悍,幾使漢室覆滅!

    劉諶微微蹙眉,顯然明白他這句話并非完全對,否則強者為尊的曹氏早已統一天下了,知道劉封必有所指,又低頭沉思起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忽然眼睛一亮,言道:“鹿又為仙人之物,性敏而懼人,非德高性和者不能親近。如此說來,欲得其鹿,需高德仁慈之人方可,江山之主非寬仁明德者不能勝任,這便是皇叔與丞相所說的得民心者得天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有此見識,實乃漢室之幸也!”劉封深深點頭,語重心長言道:“執掌江山,還需強大與寬仁兼得方可,否則至強者將鹿獵殺,也不過是死物,必定千瘡百孔,而懦仁則必為權臣、外族所欺,鹿雖在手,也遲早必被奪走,剛柔并濟方為治國之策!

    劉諶明白劉封這是指點于他,認真點頭道:“孔子說過:天下唯有德者居之,光武中興,乃是勵精圖治,輕徭薄賦,才讓天下安樂,朕最仰慕光武先祖,當以先輩鑒,不敢有半分懈怠!

    劉封言道:“臣有一言,陛下且聽:人以銅為鑒,可正衣冠:以古為鑒,可知興替:以人為鑒,可明得失。陛下若能保此三鑒以防己過,去邪勿疑,任賢勿猜,則天下可治療矣!

    劉諶認真聽著,又想了一陣,抬頭言道:“皇叔當為朕之一鑒也!”

    劉封一怔,旋即大笑起來,劉諶也跟著笑起來,叔侄二人的隔閡似乎在這一笑之間削弱了許多。

    自洛陽來到朝歌,劉諶這一路上也思慮重重,自從他決議出巡,下旨不許任何人向劉封報信之后,心中就有些不安,他何嘗不知道這一次自作主張試探的危險性?

    雖然臨行之時他和費祎等人商議了無數種結果和對策,卻沒想到劉封會請他到陣前相見,這一下子打亂了劉諶和隨行文武公卿的部署,一時間在洛陽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最后劉諶決意只身前往朝歌,不顧眾人反對將隨行之人全都留在了洛陽,只帶著隨身護衛和近侍魏嵩離開了洛陽。

    他知道劉封比能看穿他的心意,而這一次請他到前陣,必然也是劉封的一次試探,一來考驗他的膽魄,二來也能消除二人之間的隔閡,如果自己借口不去軍中,便說明對劉封起了疑心,叔侄之間的誤會會更深。

    劉諶深知自己的皇位是劉封所讓,如果當初劉封在長安登基,擁護者也有十之七八,但他擁立自己,就正如他先前所說的,并不在意這至尊之位,只想清掃宇內,四海升平。

    但劉諶卻不止甘愿于后方治理朝堂,更不想處處受到掣肘,這一次試探,是告知劉封他已有了明斷自決之力,想看看劉封是否真有放權之意。

    牧野長亭一番交談,讓劉諶懸著的心放下許多,至少在眼下看來,劉封還是對他循循善誘,沒有因為此次自作主張而有所不滿。

    曠野之上,人馬飛馳而行,秋風佛面,四野景色怡人,劉諶在馬背上心如潮涌,忽然有些愧疚起來,這一次自己率性而為,雖說無關大礙,但恐怕也傷了皇叔的心,不知該如何補償于他。

    這也正是費祎等輔國之臣的憂慮,劉封已經位極人臣,名滿天下,沒有什么升賞再能打動他,而他還在不斷立功,沒有了諸葛亮和關羽的壓制,難免就有功高蓋主的疑慮和猜測。

    但是他們局限于這個時代的認知,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劉封作為后來人的強國之心,在地域和信息閉塞的時代,自然無法體會更高一層的民族榮譽感。

    劉封的目標并不只在這九州山河之間,他深知文明的延續和文化的傳播才是真正千秋萬代的傳承,只是一個九五之尊不但不能滿足他的野心,反而成了一種束縛。

    人馬傍晚時分到了朝歌,三軍將劉諶迎進城中,劉封先帶著劉諶在軍營檢視一遍,那些士兵沒想到皇帝會親臨前線,個個興奮不已,軍心大振。

    天子駕臨朝歌,這可是天大的喜事,劉封傳令三軍修整,擺宴犒賞,順便將那些立功的士兵按照功勞升賞下去,一時間群情激動,連投降的魏兵也覺得榮耀無比,歸屬之感倍增。

    回到府衙之后,劉封命徐陵和沐風將軍中主要之事先向劉諶介紹,劉諶雖然不是第一次檢閱過兵馬,但到兩軍陣前還是第一次,聽到行軍布陣、前兩運轉等等,聽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劉封在一旁為幾人煮茶品茗,氣氛倒也十分融洽,來到朝歌已經近半月時間,劉封沒有下令趁勝追擊,并不是故意延誤戰機,等待劉諶固然是一方面,但更重要的還是為了整頓人馬。

    牧野一戰,魏軍降兵多達五萬,他帶來的士兵卻僅有兩萬多,分編消化就需要一定的時間,再者正好可等候各地收割的秋糧運到。

    另外劉封還在等王濬水軍的消息,要想徹底擊垮曹兵的信心,水軍的壓制尤為重要,一旦水軍攻入南皮、河間等地,魏軍便再無完整之地,大勢已去,除了投降別無選擇了。

    而且此時按兵不動,鄴城朝堂上下的壓力會倍增,文武離心,更利于云羽衛的行動,暗中推波助瀾,等他們分化之后,將來入城也好從容應對,避免以后再發生變亂。

    鄴城中的一舉一動基本還在劉封的掌控之中,雖說曹泰等人到了鄴城之后進行了一遍清洗,但大多都是針對司馬黨羽,至于城中的細作哨探,現在已經無暇顧及了。

    無論是漢軍還是魏軍,他們都明白,接下來鄴城的戰事,將會成為兩國之戰的尾聲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

捕鱼游戏中心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