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千千小說 > 仙武帝尊 > 仙武帝尊最新章節 >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主子

仙武帝尊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主子


    昏暗籠暮下,葉辰還在走。

    前方,有光暈呈現。

    仔細去凝看,才知是一道銀河,以永恒聚出的銀河,橫掛九天,成一抹醒目的色彩,也屬太古大陣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至此,他終是到了。

    遠方,乃一座無比龐大的祭壇,祭壇之上,屹立著四根璀璨的永恒光柱,祭壇的正中心,魔煞洶涌翻滾,掩映的深處,便是被鎮壓封印的一代圣魔,被秩序鏈條,鎖著手與腳,也鎖著魔骨與魔之本源。

    葉辰上前,踏上了祭壇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冥冥壓力便重一分,總覺肩膀上扛著一座八千丈的巨岳,每一步都走的無比艱難。

    第九步時,他才定身。

    已到極限了,再敢妄自靠近,會被碾滅肉身。

    葉辰不語言不語,只靜靜看著,窮盡了目力,才撥開了一層層漆黑魔煞,望見了一代圣魔,看不清其尊榮,只見一雙黑洞的眸,染著猩紅的血色,且演盡了毀滅的異象。

    這一瞬,頗具歷史意義。

    圣體一脈的至尊,圣魔一脈的至尊,終是見面了,會有那么一種永恒,會因這一瞬而定格。

    “眾生,皆螻蟻!

    初代圣魔獰笑,聲如雷霆轟隆,震的葉辰倒退半步,心神險些被震碎,嘴角還有鮮血淌溢,本是榮光滿面的臉龐,瞬間煞白無血色了。

    被其盯著,葉辰只覺渾身冰冷,恍似被拖入了九幽,永世不得超生的那種。

    這,便是荒帝。

    這,便是一代圣魔的威勢。

    葉辰依舊不語。

    倒退了半步,他便又上前半步,默念帝道圣心訣,以免被圣魔的話禍亂神智。

    有一種感覺,是無比真切的。

    乃是血脈,他的荒古圣體血脈,在這里極為躁動,圣體的本源,還頗有沖出圣軀的前兆,他絕對的相信,若再往前一步,縱不被威壓碾成飛灰,也會因一代圣魔的血脈,而當場圣軀解體,圣魔一脈的至尊,其血脈與本源,遠非帝煞、殘晝和齊婳可比,僅論這一點,他的血脈與本源,被一代圣魔絕對壓制。

    “拆了永恒光柱!

    葉辰看時,突聞一代圣魔話語,滿載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,便如夢魘,在他神海經久不散。

    只一瞬,葉辰雙眸空洞。

    其后,神色也木訥了,還是被禍亂了心神,因一代圣魔一語,變的恍若傀儡。

    是一代圣魔,在迷惑他。

    迷惑他毀掉那永恒光柱,如此,他瞬間便可破封而出,縱是真正的女帝,也難將其攔下。

    葉辰圣軀一顫,心神瞬間歸位,眸中多了忌憚之色,這若換做一般的天帝,多半已被操控了。

    “很強!

    葉辰心中喃語。

    這,便是他對一代圣魔的評價,真如一座無底幽淵,多看一眼,都覺元神要被吞噬。

    然,就是這么一尊蓋世大魔頭,還不是蒼生最終的敵人,所謂的初代圣魔,也只是一員大將。

    真正的敵人,是他主子天道。

    沒錯,是天道,可喚其為蒼天,亦或上蒼,它無形無相,卻無處不在,是秩序,是規則,是意志,是冥冥中看不見也摸不著的存在。

    便是它,在奴役命運。

    也是它,在作弄蒼生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以前,天道是公平的,不知從哪一瞬起,那公正公平的上蒼,被惡念侵蝕了。

    或者說,是螻蟻般的蕓蕓眾生,超出了它的掌控,變的不那么聽話了,世間的情感、蒼生欲沖破枷鎖的,都讓天道感覺到無比恐懼,恐懼到滋生了惡念,恐懼到要滅世。

    它,才是無形中最大的魔頭。

    紅塵世間,哪有什么紀元終結,又哪來的天地大毀滅,分明是蒼生與天道的意志,在對抗中失了某種平衡,眾生愈來愈強、上蒼越來越弱,致使天道要滅世重生,再造聽話的螻蟻。

    那場古天庭大戰,便由此而來,打的是三域,對抗的卻是上蒼,也便是那所謂的天道。

    可惜,蒼生敗了。

    并非蒼生不夠強,而是古天庭,滅不了天道。

    準確說,是缺了一樣東西。

    缺了什么呢?缺了一尊荒古圣體。

    圣魔,是出自天道。

    圣體,也出自天道。

    同根同源,圣體與圣魔卻是先天對立,一方代表光明,一方代表黑暗。

    凡有圣魔死,圣體必變強。

    緣由便在此,天道黑暗滅一分,圣體光明便強一分,冥冥中自有那么一個秤桿,圣魔死一個,冥冥中的杠桿,便會朝圣體傾斜一點。

    欲滅天道,便需光明照滅黑暗。

    上個紀元,天庭便是這般輸的,若與天博弈的女帝,是一尊圣體的話,敗的或許會是天道,只有出自天道的圣體,才能真正摧毀那可惡的上蒼。

    這,便是女帝選了葉辰的原因,等了無盡歲月,便是等在一個開創先河的圣體。

    圣體無法證道成帝,并非禁忌,而是冥冥上蒼在作祟,給了圣魔特權,卻給圣體種了枷鎖,先天便抹掉了帝道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血繼限界。

    圣魔一脈,都能隨意開那血繼,圣體一脈卻不行,一樣是上蒼在暗中作祟。

    至于天魔與厄魔,葉辰不確定,不確定它們,究竟是出自天道,還是出自圣魔,只知兩者相融能出天道氣息,但也只軀殼,并無最本源的血脈。

    “老大!

    伴著一聲呼喚,混沌鼎來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混沌鼎的到來,惹得圣魔巨顫,又咬牙切齒,好似自混沌鼎中,嗅到了誅仙劍的氣息。

    也對,混沌鼎吞了誅仙劍。

    那柄名為上蒼之劍的蓋世神兵,是天道賜予他的,制裁的便是螻蟻般的蒼生。

    當年,他將誅仙劍留在了諸天,可不是擺那看的,是肩負著天道使命的屠圣體。

    誅仙劍,的確干的很出色。

    縱觀列代圣體,包括葉辰在內,誅仙劍基本都斬過,說是包圓兒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說到這,還得感謝誅仙劍。

    若非誅仙劍總盯著圣體不放,天庭女帝也不會堪破端倪,那么多人不殺,偏偏與圣體過不去,只要腦子沒進水的,都能看出問題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救下了歷代圣體。

    無盡歲月,她都在研究這一脈,到頭來,才知何為希望的源泉,非她不夠強,是她缺了一把能屠天道的劍。

    而那把劍,便是荒古圣體。

    如今看來,那把劍、那尊圣體,定義成葉辰,也并不為過,他是史上第一尊逆天開血繼的圣體,也是第一尊逆天證道成帝的圣體。

    若這也算兩盤棋,那縱觀荒古圣體一脈,葉辰便是唯一一個贏過天道兩次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與天博弈前,誰都能死,唯他不能死,若有需要,蒼生任何一個,包括古天庭女帝,都會義無反顧的擋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一尊小圣體,或許不是最強的,可存在的意義卻重大,修為弱沒事兒,蒼生會等,等他能與天道齊肩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

    祭壇還在晃動,頗是劇烈。

    “好強!

    混沌鼎顫抖,躲在了葉辰的身后。

    葉辰不語。

    身為圣體,自知圣魔因何暴怒,必因上蒼之劍,昔日被他打了個粉碎,誅仙劍的所有精粹,都成了混沌鼎的養料,如今被圣魔獲悉,不怒才怪。

    “我,只殺有情人!

    遙想當年,誅仙劍控制楚萱時,曾說過這么一句話,這是他后來推演出來的。

    此番再聽,該是沒毛病了。

    所謂有情人,指的乃蕓蕓眾生,蕓蕓眾生有情有淚,天道欲奴役蒼生為傀儡,兩種意志,也是先天對立,既是無法操控,那便毀滅。

    而圣體,即最先屠戮的目標。

    此劍,雖屬于一代圣魔,可它,卻是由天道淬煉,并非仙鐵神鐵鑄造,而是法則與規則凝練,淬成實體,它之強度與硬度,遠非仙鐵神鐵可比,法則不滅,規則不毀,它便永世長存,除卻荒古圣體,無人能真正毀滅它,縱荒帝境的女帝也不行。

    不過,這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誅仙劍已徹底被毀,成了他混沌鼎的一部分,所謂的上蒼之劍,已成歷史的塵埃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代圣魔?”

    混沌鼎躲在葉辰身后,頗新奇,奈何眼界有限,只能在滾滾魔煞之中,隱約瞧見一道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老大,為嘛不滅了他!

    混沌鼎一聲輕顫,疑惑的問道,它乃葉辰的本命器,自有超高的神智,想通了頗多事,唯獨想不通這一點,以古天庭女帝的實力,足能打滅一代圣魔,偏偏耗費這么多至尊,將他封在太古洪荒。

    “他若死,天魔沖七煞必顯!

    葉辰淡淡道。

    以前,他也不懂,但如今懂了。

    他有存在的意義。

    而圣魔至尊,也有存在的意義,說白了,女帝便是用一代圣魔,在牽制天道。

    并非不滅,是不能滅。

    混沌鼎似懂非懂,轉不過彎兒來。

    葉辰已抬眸,望看蒼緲。

    早在來太古洪荒前,便知秘辛,這里封著的,可不止是圣魔一脈的至尊,還有更可怕的。

    那是天道。

    更準確的說,是天道的一部分,無人能真正看見它,只因它是無形的,而圣魔、厄魔、天魔、乃至誅仙劍,都只是它滅世的執行者和工具罷了。

    ps今天兩章。

    (2020年4月29日)

    多謝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勵。!'

    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

捕鱼游戏中心下载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 幸运飞艇五码图解 陕西11选五遗漏手机版 044期3d试机号 江苏快三一定牛 分分彩漏洞怎么刷流水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 福建十一选五app下载